《南昌起义南撤部队湖东渡海处》入选《红色军魂奔向海陆丰》一书

  “八一”南昌起义胜利后,部队按南下广东的原定计划,从1927年8月3日至5日分批撤离南昌。从南昌到临川,是南征的开始阶段。当时正值盛夏,道路崎岖,战士负荷重,伤病员逐日增多。加之敌人胁骗居民躲离,又导致了部队给养的严重困难。在艰苦的条件下,有一批不坚定分子离队叛逃。到临川后,前委着重研究了加强宣传教育的问题,着手整顿党和军队的组织,并正式组建了以新战士为主的第九军(实际兵力约一个营)和第二十军第三师。未及在南昌参加起义的陈毅和其他数百名同志这时兼程赶上了起义部队。在肖志戎、李井泉率领下,临川的农军和部分学生也参加了起义部队。

  起义部队向广东进军,使广东的军阀极为惊恐。8月8日,以讨共为目的的第八路总指挥部在韶关成立。敌人钱大钧率四个师,黄绍竑率两个师,急忙从粤北分两路入赣南堵截。起义部队进至瑞金后,即与敌军展开了激战。25日,起义部队首先与钱大钧部五十、六十两团在瑞金壬田遭遇,贺龙亲自指挥第二十军向敌攻击。经过几小时激战,击溃了敌人,并乘胜进占了瑞金。随后,在得知重兵驻扎会昌,妄图截击我军的计划后,前委决定于8月30日发起会昌战役。是役,驻会昌的钱大钧部九个团,踞山凭险死守,起义部队经过10多个小时的激战,于30日下午4时攻占了会昌。计歼敌四个团,俘敌官兵900余人,缴获了大批武器等物资。9月2日晨,黄绍竑部2000余人,窜到会昌,又被起义部队击溃。三战三捷,大大鼓舞了全军的士气。会昌战斗后,起义部队陆续返回瑞金。

  起义部队在经福建向潮汕进军时,广东省委广泛组织农民暴动以资响应。在海丰、陆丰、揭阳、兴宁等许多县,农民都占领了县城。沿途人民对起义部队的接待极为热情。傅连暲主持的长汀福音医院,全力为义军服务,救治了许多伤病员。9月24日,起义部队进占汕头,革命委员会各机构积极开展活动,并发布了保护民众团体和商界同胞的安民告示,出版了报纸。这时,张太雷受中共中央委派到汕头,传达了“七八”会议精神和中央关于抛弃旗帜,建立苏维埃的决定,开始着手建立南方局并与前委一起研究和计划起义部队今后的行动。

  这时,曾遭我重创的钱大钧、黄绍竑等部敌军,在得到三个多师的增援后,又以优势的兵力组织了对起义部队的包围。而起义部队在一再分兵之后,主力却分布在揭阳、潮州、三河坝三个地区,战场形势于我十分不利。9月28日,贺龙率领第二十军一、二师和叶挺率领第十一军二十四师,首先在揭阳县汾水地区与敌相遇。起义部队先击败了潮、梅警备旅,接着击溃薛岳部第二师,随即又与陈济棠第十一师等部队展开激战。由于连续苦战,最后未能突破陈济棠部敌军的防线日,起义部队被迫撤退转移。同日在潮州,周逸群第二十军三师第六团和教导团的一个总队,抵抗黄绍竑部两个师分两路发动的进攻,激战数小时,终因兵力对比悬殊,潮州失守。接着,汕头也被迫放弃。在大埔县三河坝,由朱德、周士第、李硕勋指挥的第九军和第十一军第二十五师,英勇抵抗敌钱大钧部三个师的进攻,激烈的战斗从10月1日开始,连续进行了三天三夜,最后,因无后援,起义部队被迫撤离阵地。

  在战场形势恶化的情况下,10月3日2时左右,前敌委员会在普宁县流沙镇召开了有前委、革委成员和其它军政负责干部参加的会议。周恩来抱病讲话,李立三、彭湃、叶挺等也发了言。

  会上传达了中央决定的精神,宣布今后要打红旗,分田地,继续战斗。关于人员的去向,决定武装人员突围去海陆丰;非武装人员愿留的留,不愿留的由农会干部护送,分批从上海撤退。但会议刚开完,起义干部就在乌石遭敌伏击,指挥机关和第二十四师被打散。几天以后未遭伏击的第二十军一部,由于和指挥机关失去联系,在敌人的包围和少数坏分子的造谣煽动下被缴械。至此,起义部队主力在潮汕地区遭到了重大挫折。

  从乌石突围的起义部队战士1000余人,在董郎、颜昌颐率领下,历尽艰险到达海陆丰地区,随即扩编为红二师,成为创建海陆丰根据地的主力。从三河坝撤离的起义部队,在和上级指挥机关失去联系后,由朱德、陈毅率领,艰苦转战于贑、粤山区,后于1928年初进入湘南,举行了湘南起义,在10多个县掀起了巨大的农民革命风暴。1928年4月,这支部队开赴井冈山,与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组成了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随后为建立和发展井冈山革命根据地进行了英勇的斗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iku-ran.com/shenchou_shantou_huizhou_zhuhai_jieyang_fushan_hey/206.html